第a8版

<上一版

日期:[2021年04月01日] -- 南充日报 -- 版次:[a8]

振鹭于飞西河畔-星力电玩城平台

□何华
  来到太和已时近黄昏,一江碧水被夕阳染红,像一匹锦缎铺陈在青山绿树间。这种红绝非单调的色彩,囊括了绯红、瑰红、橙红、桃红、嫣红、朱红,触目所及,五彩斑斓,流光溢彩。
  我和女儿站在西河的小桥上,被这瑰丽壮美的景色所迷惑。半晌,女儿才想起来的目的,问:“白鹭呢?”
 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仿佛在回应她的问询,一只白鹭从竹林冲出飞上天际。出来得突然,飞行得悠闲从容,它两翼缓慢鼓动,甚至并不挥动翅膀,直接优雅滑翔着。它的脖颈曲着,双脚却笔直往后伸着,在天空翱翔了一圈又一圈。虽然只有一只白鹭,但它的美丽仍让我们兴奋。我们举起手机,追逐着白鹭的身影,想定格这美景。
  它优哉游哉在天空舞蹈着,又一只白鹭飞来迎合它, 它们在山水之间自在嬉戏着。突然之间, 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大群白鹭,整个天空都是挥动的翅膀,天地之间到处都是鸟影,白的、灰的、大的、小的……顿时,天地间,彩霞片片,远山苍茫,倦鸟纷飞。
  我终于明白, 先前的白鹭应该是侦察兵,它的翱翔像蜜蜂跳的8字舞一样,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特殊含义,却向其它白鹭发出了明确的讯号。 我和女儿被这场景惊呆了,仰着头伸长脖子,眼睛应接不暇,手机仍举在半空,却忘记去按拍摄键。
  太阳的光芒愈加柔和,温柔地给山水树木披上一层华丽的外衣,到处都流溢着艳丽的红,到处都抛洒着辉煌的金。水面上,波光粼粼,像一枚枚雀跃的音符,为白鹭的舞蹈奏响了伴奏。高高低低、风姿绰约的竹子被抹上一层金粉,一改清丽高雅的禀性,变得富丽堂皇起来。一只白鹭一头扎进竹林,竹枝摇晃着将它揽入怀中,竹叶默契地挽起手掩藏了它们的踪迹。 可转眼它又调皮地射出竹林,再次翱翔天际追逐云彩,丝毫不在意竹梢颤抖的挽留。 又一只白鹭重复着这样的游戏,乐此不疲。白鹭栖则神态闲雅,飞则直冲云天,它飞翔的姿势极美,像是落入凡间的精灵,像往返于红尘与人间的天使。《毛诗·周颂》中的“振鹭于飞,于彼西雍”,足以窥见它飞翔的气度不凡由来已久。
  太阳渐渐吝啬起它的颜料,青山慢慢蒙上了朦胧的面纱, 村庄上空升腾起袅袅炊烟,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白鹭,踏上回家的归程。
  这是我第二次来看太和白鹭。 一周前,参加嘉陵区组织的文化采风活动曾来过。来的时候临近中午, 我们站在西河的岸边,眺望对岸竹林里的白鹭。河面并不辽阔,能清晰地看到对面竹梢上的白鹭, 它们晃晃悠悠,好像极不安稳,却很悠然自得。有人扯起喉咙吼上一嗓子,还有些人拍响手掌,想如李清照一样“惊起一滩鸥鹭”。可白鹭轻蔑地瞟了我们一眼,丝毫不为之所动。它张开翅膀扇动一下, 在我们以为它要振翅高飞时,却只是换到另一根竹梢上, 继续岿然不动。我们捡起石头,在河面上打水漂,使尽浑身解数想一暏它的风姿,可它铁了心似地毫不动摇。在我们耐心尽失,准备放弃离开时,一只白鹭翩翩然飞上天空,在蓝天碧水中转圈舞蹈,我们纷纷举起手机拍照留念。又一只白鹭不愿偌大的舞台让同伴独占,不甘示弱地飞出来,自顾自地开始舞蹈。最终,它们放弃各自为政,开始了互动,一起跳起了圆舞曲。一曲终了,它们又一头扎进竹林中,再次将自己隐匿起来。
  两次与白鹭相遇, 截然不同的场景,却是同样的摄人心魄。
  白鹭在川中乡下并不算稀客, 常单独、成对或小群活动,像这样大规模的群居却是罕见。“鱼逐水草而居,鸟择良木而栖”。白鹭对生态环境的要求较高, 选择在哪里聚集,充分说明那儿山清水秀,环境优美。据《南充县志》 记载,300年前白鹭就开始栖息于太和赵家沟。300年来,村民把“白鹭来,要发财;白鹭走,要讨口”作为准则,自发形成了“赵家沟不许放烟花爆竹”的不成文规定,以太和为中心, 将沿西河上下10公里作为保护区。在他们的细心呵护下,太和白鹭数量达20000余只,人与鸟和平相处。其实太和的白鹭品种有白鹭、苍鹭、灰鹭、牛背鹭等6个品种,其中白鹭最多,白鹭最美,所以统称为太和白鹭。
  我曾近距离观察过白鹭捕食的场景。清水田中,它细长的腿轻轻地涉水漫步,聚精会神观察着水里的动静, 有的还收起一条腿,金鸡独立地站着水中央。看到它的闲适自在,我稍稍放松神经,突然它的长喙向水中猛地一啄, 就将猎物准确地啄到嘴里。它叼着一条小鱼, 洋洋得意地甩动着脑袋,我脑海里只剩下“迅如闪电”一个词。
  “霜衣雪花青玉嘴,群捕鱼儿溪水中。”这是杜牧笔下描写的白鹭捕食,分明就是一幅色彩明丽的图画, 足见诗人对白鹭的偏爱。当然,喜欢白鹭的绝非他一人,自古以来它就是诗人吟咏的主角,是中国人心中诗情画意。现代人对白鹭也是极爱的。郭沫若曾写过:“白鹭是一首精巧的诗。” 我太喜欢这一句描写,白鹭实在是一首绝美的诗,一首韵在骨子里的诗。
  太和,白鹭如诗,白鹭如画,白鹭如歌。真希望,以后北湖公园、生态公园、湿地公园都能看到白鹭的身影, 那南充就会变成一个宛如神仙居住的地方,一个诗意的存在。

 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