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期:[2021年04月16日] -- 南充日报 -- 版次:[a3]

90后画师描金相如故城 传承千年记忆-星力电玩城平台

●汪泽民
  几年前,一部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意外走红网络。一群人,身怀绝技,在红砖青瓦之间,用精湛的技艺,心血和时间,跨越古今,修复文物,对话古人。
  在四川蓬安的相如故城里,同样有一群为修复古建筑默默奉献的人,他们怀着一颗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敬重之心,在故城文庙的门窗雕花上彩绘描金,记录着这座城市的文明变迁,守护着那份传承千年的相如记忆。
  他们就是为相如故城文庙彩绘描金的青年画师。
  或是站在脚手架上,或是半蹲在门窗前,一手端着颜料,一手拿着画笔,神情专注地在古建筑的门窗雕花上一笔一笔地描绘着……近日,笔者探访相如故城,见到了这群90后青年画师们。
  时代变迁,许多古建筑陷入了沉睡,需要匠人还原面貌,唤醒活力。春日的清晨,乍暖还寒,杜梦婷和她的小伙伴与往常一样,攀爬上距离地面几米的脚手架,开始了一天的彩绘描金工作。
  “最好的古建修复和保护就是让古建恢复原貌,透着传统气息,品起来原汁原味。描金这项工作没有创作可言,就是一笔一画的重复。”一小时后,一处挂落的描金工作完成,只见杜梦婷从脚手架上下来,仔细查看了这一处挂落上的描金,确定没有问题后,甩了甩有些发僵的手臂,收拾好颜料画笔,准备转战下一处。
  “每一笔都需要耐心和仔细,拿画笔手要特别稳,沿着雕花的轨迹慢慢运笔,用力均匀,速度稳定,然后画出的线条才能流畅规整,不稳的话,线条就是飘的,出来的效果就达不到要求,只能返工。”杜梦婷指着这个刚完成的挂落告诉笔者,别看这个挂落不大,就80厘米长,正反两面全部画好,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。这种在外人看来极具耐心的工作她早已习以为常。
  “可能在你们眼中,我们所做的古建修复只是拿着笔刷在古建筑上描画,但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些。”杜梦婷说,干古建修复就是一个杂家,从实地勘查,到查阅历史资料、设计修复方案,再到描金上色,这个过程需要数道工序。
  她举例说,一个窗花要达到预期的效果,需要提前画好设计图,该留白的地方留白,该满画的满画,这样才能画出层次感;颜料的调制也特别讲究,关键在于加水量,加多了粘稠度不够,加少了容易发干,只有掌握正确配比,才能调制出刚刚好的颜料。
  在采访中,杜梦婷提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是“原样”。“文物修复就得按照原样来。”杜梦婷说,“每个朝代的古建筑都有各自的特点,不同等级的建筑用什么样的比例、颜色,都有各自的规制。”只有按照原样修复,才能让相如故城的古建筑穿越历史的尘封,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。
  修复古建筑,听起来很有意思,甚至还有些浪漫,可实际却是异常枯燥,甚至辛苦。是什么让他们坚持下来?杜梦婷团队里最小的姑娘金小慧,给出了她的答案———热爱加坚持。
  “最难熬的日子是一天超10个小时的长时间站立,反反复复做同一个动作,第二天手根本举不起来。”1997年出生的金小慧,从事这个行业已经4年。“从事这个行业之前是有心理准备的,但干了一段时间才发现,这是不仅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。不过,也正是因为这个工作让我感受到中国古建筑的美,流再多汗也值得。”工作的时候,累了乏了,金小慧总爱用歌声来缓解压力和疲劳。
  “热爱这一行,每当完成一处古建筑的修复工作,原汁原味地留住古风和传统文化,我们心里都特有成就感,再累也是值得的。”这群90后青年画师在时光中打磨岁月,用青春的匠心守护那份传承千年的相如记忆。

 
评论